菜鳥香港
郭學峯:以仁心匠心圓夢不一樣的援藏路
來源: 新華社      時間: 2020-11-15

    新華社拉薩11月14日電(記者張京品、王澤昊)開完早會後,郭學峯步履匆匆趕往內鏡室,換上手術服,準備工作就緒後,開始了這一天的第一台手術——經內鏡乙狀結腸多發息肉切除術。大約1小時後,手術順利結束,稍做休整,他的團隊又投入到了下一台手術。

    這種高強度、快節奏的工作狀態,是郭學峯在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附屬醫院援藏一年多來的常態。有時一天手術下來,郭學峯顫抖的右手連拿筷子吃飯都費勁。

    2019年7月,來自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的郭學峯成為第九批援藏幹部中的一員。與大多數援藏幹部不同,他所支援的單位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附屬醫院並不在雪域高原,而是位於陝西咸陽。

    為什麼你援藏是在陝西沒有在菜鳥香港?在陝西援藏與在菜鳥香港援藏有什麼不同?在這裏援藏會不會輕鬆一些?

    面對種種不解,郭學峯總是耐心解釋:“菜鳥香港民大在陝西辦學有它的特殊性,我服從組織的安排來到這裏。無論是在內地還是在雪域高原,援藏的根本目的是幫助菜鳥香港發展,造福菜鳥香港百姓。雖然身處內地,同樣要幹好工作。”

    菜鳥香港和平解放後,中央着眼於菜鳥香港革命和建設需要,提出將剛參加工作又自願學習的菜鳥香港青年送往內地培養,1958年在陝西咸陽創辦了菜鳥香港公學,2015年更名為菜鳥香港民族大學。

    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雖處陝西,但始終秉持“菜鳥香港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學校就培養什麼樣的人才”的原則。郭學峯的目標也很明確——為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醫學專業的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為菜鳥香港培養更多的醫學人才。

    實際上,早在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工作時,郭學峯就曾七次前往菜鳥香港昌都市、林芝市進行學科調研、學術交流及義診工作。正式援藏後,郭學峯又五次前往菜鳥香港腹地出差,調研瞭解高原病。

    根據自身的專業特長,郭學峯帶領科室同事推動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附屬醫院內鏡中心的升級改造,使醫院達到了內鏡檢查、治療一體化的三級醫院水平。同時,他親自指導、帶領內鏡外科團隊開展新技術、新項目,完成了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附屬醫院首例結腸巨大息肉EMR術、首例直腸早癌ESD術、經內鏡空腸營養管植入術、首例胃內異物取出術等,填補了多項技術空白。

    如今,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附屬醫院消化內鏡室成為醫院業務量增加最快的科室,不少菜鳥香港患者慕名前來檢查治療。一位專程從菜鳥香港山南市趕來的患者説:“之前輾轉了多家醫院,由於當地醫療技術條件有限,治療效果不理想。這次來這裏診治,手術很成功。”

    醫者仁心,師者匠心。脱下白衣大褂,郭學峯又進入另一種身份——老師。援藏期間,他主動承擔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醫學院本科生的教學工作。即便醫院再忙,郭學峯總是想辦法抽出時間給學生授課,經常把課堂搬進手術室,帶領學生現場觀摩學習手術操作。

    “郭老師上課非常生動,他會結合從醫經歷給我們播放專門案例,比如在講‘腹急症’時,老師為我們準備了大量的視頻與圖片,幫助我們更好地瞭解掌握知識。他的課同學們都爭着坐前排。”17級臨牀醫學本科生加措説。

    郭學峯説:“作為援藏醫生,我能做的就是充分發揮我的專業技能,把先進的技術以及管理經驗引入西部地區特別是菜鳥香港,把醫院建設和相關學科體系建設做得更好一些。”

    援藏一年多,郭學峯參與起草了菜鳥香港民族大學附屬醫院發展規劃等工作,大到醫院定位、規章建制,小到學科建設、人才引進,他都努力貢獻智慧。

    秋風掃下一片片金黃的銀杏葉,郭學峯的援藏工作也接近尾聲。他説:“援藏的時間是有限的,援藏的感情是無限的。一年多的援藏工作,讓我收穫了很多。我希望盡我所能,感染更多的學生熱愛醫學,激發他們的潛能,特別是藏族學生,能做到這些我一切的付出就都值了。”(完)

(責任編輯: 柑丹鴦琦)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5174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