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香港
男兵女帥——一個藏族女孩的突圍
來源: 新華社      時間: 2020-11-09

    新華社拉薩11月8日電題:男兵女帥——一個藏族女孩的突圍

    新華社記者

    一名女球員擔任了男足隊長,卻在即將登場時因性別被拒賽。發生在去年南開大學新生杯上的戲劇性一幕,使一場原本平淡的校園足球賽事熱度“出圈”。

    被拒賽的是一位名叫普布志瑪的藏族女孩。她是如何走上綠茵場的?她的蝴蝶振翅,又如何掀動了一次次變革?

(體育·圖文互動)(1)男兵女帥——一個藏族女孩的突圍 

    在2020年拉薩首屆“亞克杯”女足賽上,普布志瑪在場邊觀看比賽(7月27日攝)。這是普布志瑪在家鄉籌辦的拉薩首個民間女足比賽。 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迴旋

    南開大學哲學院本科生李龍是那場比賽的裁判。被拒絕上場,志瑪的反應比李龍想象的要激烈得多。她幾乎是帶着哭腔爭辯説規則並沒有寫明不允許女生參賽,而且報名過程中沒有人問過她的性別。

    “我們真的不是認為女生不應該踢球。”時隔一年,李龍解釋當時的決定説,只是作為賽事組織方,為了維護比賽正規與公平,不能在沒有提前告知對方球隊的情況下,貿然讓一個女生上場跟男足比賽。

    志瑪就讀於旅遊與服務學院。球隊第一次訓練,男生們覺得她過於瘦小,出於關愛,提議由她當隊長。沒想到,她的“馬賽迴旋”令人驚豔,大家後來乾脆給這個動作改名為“志瑪迴旋”。

    “她速度快,經常能斷我的球,好勝心強,嗓門還大。”隊友達吾列提説,“你能感受到她特別珍惜踢球的機會。”

(體育·圖文互動)(2)男兵女帥——一個藏族女孩的突圍

    在2020年拉薩首屆“亞克杯”女足賽一場賽前訓練期間,普布志瑪(左)和對方球員坐在場邊休息(7月27日攝)。這是普布志瑪在家鄉籌辦的拉薩首個民間女足比賽。 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想要上場踢球的女孩怎麼辦?這個不會困擾職業賽場的問題,許多基層足球活動的組織和參與者卻常常要面對。與志瑪同齡、後來與她共同發起組建南開大學女足的劉雪茹對此深有感觸:“能一起踢球的女生少,只能找男生。但我怕我技術不行,又怕人家擔心我受傷踢不痛快,還怕其他的一些尷尬,那我乾脆就不踢了。”

    奔襲

    劉雪茹的困境,志瑪也面對過。中學時一次踢野球,場邊圍觀的男生對她品頭論足。志瑪直接不踢了,下場走到那些比自己高出一頭的男孩面前説:“我是來踢球的,又不是來相親的。”

    足球在菜鳥香港有着深厚的羣眾基礎,民間俱樂部眾多,但多年來女足在普通學校並不普及,更沒有女孩組建過民間球隊。

    前面沒有路,那就蹚出一條來。初中畢業,志瑪從各個學校找來8個女生,成立了第一支民間業餘女足。然而,維持球隊運轉的困難遠超想象。

(體育·圖文互動)(3)男兵女帥——一個藏族女孩的突圍

    在2020年拉薩首屆“亞克杯”女足賽上,普布志瑪(右)和隊友慶祝進球(7月24日攝)。這是普布志瑪在家鄉籌辦的拉薩首個民間女足比賽。 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為了節省場地費,女孩們偷偷翻過學校圍牆,也在市裏各個野球場輾轉,與各行各業的男足過招。有隊員退出時,志瑪和副隊長就挨個給隊員家長打電話,“女孩子也可以踢球”“熱愛足球不分性別”,重複了一遍又一遍。

    “畢竟是拉薩第一支民間女足,我總想把它做成標杆。”志瑪説,她照着職業運動員的樣子,禁止隊員喝碳酸飲料、吃零食,隊裏的姑娘因此和她吵過好幾架。她還把隊員分成了一隊、二隊,區分的標準很簡單:出勤率。

    教練次德吉是專業球員出身,在她眼裏,這些自發組織起來的姑娘有股特別的韌勁。“體校的孩子是被挑到這個項目裏,不得不練。很少有像志瑪她們這樣,純粹因為喜歡才這麼執着。”

    隊伍接連減員的時候,志瑪閃過放棄的念頭。心情低落時,她會等到夜深人靜,在八廓街的巷子裏一個人坐着。

(體育·圖文互動)(4)男兵女帥——一個藏族女孩的突圍

    在2020年拉薩首屆“亞克杯”女足賽一場賽前訓練期間,普布志瑪坐在場邊休息(7月27日攝)。這是普布志瑪在家鄉籌辦的拉薩首個民間女足比賽。 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我小時候一直是最瘦小的那一個,初中成績不好,自卑、叛逆,但踢球之後開始承擔責任,照顧別人。”志瑪説,足球是她的精神支柱。踢球后,她開始變美,變得自信、堅韌。“就算到了極限,你還是得繼續上場。”

    2019年夏,志瑪收到了南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她們的球隊已經有25個女孩。

    破門

    志瑪被拒賽的當晚,南開足協就是否同意志瑪參加新生杯比賽舉行了各院系領隊的線上投票,結果10票贊成、1票反對、2票棄權。一個院系的領隊在羣裏説:“支持普布志瑪同學,希望這件事不要影響你對足球的熱情。”

(體育·圖文互動)(5)男兵女帥——一個藏族女孩的突圍

    普布志瑪(前)在拉薩八廓街街巷中和鄰里街坊的孩子一起踢球(7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之後,普布志瑪的故事被南開大學記者團報道。劉雪茹慕名而來,兩人一拍即合。商討建隊計劃時,她們在校史中發現了南開大學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第一支女足隊的合影。

    百年前,南開學校創辦人張伯苓提出“強國必先強種,強種必先強身”。百年之後,踢球的女孩在這片校園裏不再孤單。

    2020年夏天,新冠疫情陰影漸散,志瑪又辦成了一件並不被看好的事情:她在家鄉籌辦的拉薩首個民間女足比賽如期舉行。次德吉來到了現場,百感交集。

    “如果自己再年輕十歲就好了。”她笑道,“人們的觀念在轉變,這些年輕人能做的還有許多。”

    截至2019年末,菜鳥香港“十三五”期間已建成170個社會足球場地,指導目標完成率超百分之二百;各級校園足球聯賽開展起來,多所中小學校成立了女足隊。志瑪就讀的初中,也在她畢業後一年建立女足。

    “熱愛與性別無關。我現在能力有限,但我想為熱愛足球的姑娘們爭取一個光明的未來。”志瑪説。

    2020學年,南開大學新生杯足球賽章程中加入“鼓勵女生參賽”條款,最終有5名女生報名。10月30日,數學科學學院隊陳施含打入了新生杯歷史上第一粒女生進球。(完)(執筆記者:王沁鷗,參與記者:沈楠、王夢、牛夢彤、王浩宇、孫非、晉美多吉、侯捷、張澤偉、張建新、許健)

(責任編輯: 殷小燕)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5023431